全球国际学校扩招本土人才,如何更好发展自己的教育职业?

2021-07-01 08:13:07 242
在过去的两年,超过三分之一的国际学校增加了对本土教师的招聘。今年,《泰晤士报教育增刊》资深编辑丹·沃斯发表文章,认为国际学校越来越认识到,本土教师和国际教师的平衡对于实现文化多元以及技能视野的互补非常重要。在中国,进入后疫情时代,中国国际教育市场对外教的“偏激性认可”局面悄然发生转变,双语(本土)教师正在进一步崛起。

在过去的两年,超过三分之一的国际学校增加了对本土教师的招聘


2020年,英国国际学校理事会 (COBIS)发布报告显示:有34%国际学校的高级领导正在关注本土教师,而2018年该比例为 27%。这是两年间的一个大幅增长


image.png

图源:COBIS


未来的报告也极有可能显示该比例将再次上升。毕竟,从英国雇用、派遣教师并获得签证和克服隔离措施并不容易,特别是在学校有大量潜在优秀候选人的前提下。


今年,《泰晤士报教育增刊》资深编辑丹·沃斯发表文章,题为《国际学校增加雇佣本土员工的趋势会持续吗?》。  以下整理和编辑的是该文章的部分核心观点以及结合新学说研究报告的一些延伸思考。


image.png


全球国际学校招聘更多本土教师


COBIS的首席执行官柯林·贝尔认为新冠疫情的种种限制推动了这一趋势。然而,他认为关键的动力在于国际学校越来越认识到,本土教师和国际教师的平衡对于实现文化多元以及技能视野的互补非常重要。他说:"当地雇员很有吸引力,因为他们可以带来员工团队内部的多元平衡。国际学校要反映当地的文化,我认为这点是非常重要的。”


还有一点可能被忽视的是:一些本国的教师也曾去其他国家工作过。对于国际教师来说,与当地同事一起工作也有助于他们更多地了解东道国的情况。正如北非的一位校长所概述的那样,这种对本土+国际教师团队的关注延伸到了学校的所有层面。例如,他们的战略领导团队是由本土和国际教师共同构成的:"这给学校带来更多的便利,因为我们在战略领导团队的某些部门能通过“本土人才培养”来获得本土领导者,同时在其他部门继续寻找国际领导者。"


思考:作为教育工作者,在接受教学培训后逐步进入中高层领导岗位,需要驾驭一系列全新的责任和挑战。而学习国际教学和全球领导力(ITGL)的课程将使你能够自信地迎接这些挑战。


中国家长的迭代成长,开始适应国际学校”本土人才培养“计划


当学校的本土教师与国际教师能取得相同的教学成果时,中国家长会从最初的惊愕也转变为接受:“父母可能会有一些抗拒情绪,但当我们的教学质量普遍提高时,这种情绪基本上是短暂的。”


正如一位北非国际学校校长所描述的那样,随着全球新冠疫情的长期影响及其对旅行的限制逐渐显现,这种通过引入本土教师来留住人才的做法可能变得更为显著。


在中国也面临同样的挑战:在新冠疫情期间,通过雇用本土教师来留住人才的需求更加突出。“边境的关闭以及经济的压力,都促使国际学校更多地关注本土教师,因此当地雇员肯定会增加。中国许多地区和所有的教育板块都显现了这一趋势,”中国一所国际学校的副校长指出,“许多学校不得不更广泛地撒网来寻找具有合适资质和高水平英语的本土教师。然而,他们并不一定了解国际课程体系。


在接受COBIS调查的1100名受访者中(其中234名是国际学校的高级领导),许多学校希望做更多来加速这一进程。64%的学校认为能够作为教学点提供以学校为基础的初始教师培训将是有益的,50%的学校呼吁提供更多的初始教师培训项目来培训本土和国际教师,使其拥有必要的教学资格。


贝尔认为,在这一领域持续增长的关注表明,除了更多本土教师可以带来的文化融合益处之外,还有其他多重因素在推动这一趋势——特别是潜在的经济利益。他说:“本土教师不一定会要求与外籍教师同等的福利待遇,例如住宿、医疗保险、外籍教师每年一次的回国费用等等


在中国,据ISC Research预测,按照国际学校以平均每周一所的速度增长,到2023年,我国将至少出现2万名国际教师的缺口。


单靠外籍教师的引进将远远不能满足未来国际学校行业的需求并达到双语教学的目的。未来在国际教师资源明显不足的情况下,更多中国籍的双语(本土)教师将组成巨大的人才资源库。


进入后疫情时代,中国国际教育市场对外教的“偏激性认可”局面悄然发生转变,双语(本土)教师正在进一步崛起。


过去


在中国国际学校行业,双语教师通常指能够同时运用纯中文和纯英文进行教学的中国教师。  在过去,受外教的语言和文化优势“压制”,双语(本土)教师在国际学校长期处于“配角”地位。


1、在中国国际学校尤其是民办国际化学校发展的起步阶段,由于市场对国际教育的认知程度较低,不少家长将国际教育简单理解为西方教育、英语教育,在择校的时候普遍迷信外国面孔,大部分国际学校也偏好以“全英文、全外教、全西化”为办学特色,致双语教师一度不被认可,不仅遭遇职业发展瓶颈,还面临与外教同工不同酬的问题。


一位来自北京某国际学校中国籍教师曾经这样分享自己的从业经历:“如果你是一名中文教师,在国际学校可见的成长路径,顶点可能就是中文组组长;如果你和我一样,是一名中国籍的英语教师,我只能说非常悲催,因为没有一张外国人的脸,所以不管英语说得多好,英语教学多么过硬,可能在去应聘的时候得到的永远就是这样一句话,“对不起,我们只招外教。”


2、虽然大部分双语教师都拥有海外学习或者工作的经历,精通中英双语,但由于教育经历和成长背景等原因,其对国际化课程的理解和实施难以与外籍教师相比。大多数国际学校教师不能同时深入理解国内、国外两种课程体系,同时中外籍教师的教学理念存在较大差异。一些如分层教学、探究式教学、项目式学习等课程实施的新模式在国际学校很受欢迎,但由于存在文化上的隔阂,中国教师在一线教学中不能深入、透彻地进行把握。


据新学说,一些海归人才进入国际学校,要么当了助教,要么转入了行政岗位。除中文和英语学科外的其他学科教师,大多数也因为语言的瓶颈难以晋升为组长。而在组长之外的升职则更加艰难。


3、除了晋升困难,在大多数国际学校,双语教师还存在和同一岗位的外教同工不同酬的问题。新学说从北京地区的国际学校了解到,在部分公立学校,同一岗位的中外教的收入差异能达到1:2至1:3;虽然有一些民办学校实现了中外籍职工同工同酬,但大部分学校外教的薪资仍然高于中国教师。


在有的国际学校,有时中外教不仅同工不同酬,甚至“不同工”也不同酬。位于同一岗位的双语教师的工作量通常大于外教,不仅需要掌握中文、英文多种语言进行课程教学,有时还需要承担很多学生管理等日常性的事务。


现在


近年来,随着中国国际学校的进一步发展,双语教师的职业困境正在发生改变。


1、越来越多的家长开始意识到,国际学校出来的孩子不应该是“香蕉人”,中国孩子应该对中国文化有基本的理解并对自己的中国身份产生认同。


2、双语教师在深刻理解本土文化、了解国内学生需求和与中国家长沟通交流等方面,都具备外籍教师不可比拟的天然优势。与此同时,大批无证外教、无德外教的出现,也让外教市场鱼龙混杂,使得中国家长开始减少对外国面孔的疯狂迷信。


3、在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下,在线教学的开展也让更多家长发现,外教并没有想象中的好,双语(本土)教师对课堂和学生的负责程度更高。


对于学校来说,高价聘请的外教也未必可以满足学校的需求。据新学说了解,中国的国际学校往往花费大价钱聘请外教或外方校长以后才发现,很多教师或校长只是空有“外国面孔”,但其工作能力和效率并不如中方人员。


另外,外教流动性大和管理困难也给国际学校带来了不少问题。尤其在疫情影响下,在二、三线城市中的外教出现较大流动,而学校碍于外教离职对学校教学的影响,对外教不敢过分严加管制。难以统一安排外教的授课时间和方式,导致部分学校在特殊时期家校矛盾频发。


思考:不论你是双语(本地)还是外籍教育者,所有的国际学校都在招募同时具有本土知识和国际视野的人才,不妨保持寻找国际化的学习机会,帮助你成为这样最受欢迎的人才!


更多关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教育学院ITGL项目资讯,可点击项目网址了解:https://education.jhu.edu/academics/msed-itgl/#description(点击了解后,记得返回哦)。即刻申请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教育学院ITGL项目,点击此处 (仅限PC阅读者)。


推荐阅读:

只需一年时间,就可以拿下JHU的硕士学位?


ref

https://www.cobis.org.uk/about-us/research/teacher-supply-in-british-international-schools

https://www.tes.com/news/long-read-will-rise-local-hires-continue

63.4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