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样的教学才是有效的?

2021-09-04 12:10:23 232
“为什么背了很多遍的东西,临考前依然记不住?对于我们的大脑来说,究竟什么样的学习方式,才是它所喜欢的?为什么有的学生 “死记硬背”能力很强,有的学生则完全不行?....“ 本文介绍ITGL核心课《大脑、心智和教学》,报考课程模式、结构、内容等,文章涵盖脑科学(神经科学)、"脑靶向教学法”、教学艺术、教育同理心等

本文是全脑教育是伪科学吗?的下篇。


在学习过程中,我们经常面临一些典型问题:


为什么背了很多遍的东西,临考前依然记不住?对于我们的大脑来说,究竟什么样的学习方式,才是它所喜欢的?为什么有的学生 “死记硬背”能力很强,有的学生则完全不行?....


一位沮丧和无助的家长曾在某个教育专栏求助专家的帮助:


儿子今年9岁,三年级,真是不写作业母慈子孝,写作业鸡飞狗跳,辅导他写作业都要被气出心脏病,他爸根本不管。做个作业拖拖拉拉,每写到10分钟就不是喝水就是找东西,一点都不专心,现在更厉害了,写个作业还讨价还价,必须谈好条件,要看多长时间的电视或玩多久的手机。


老师时常反馈说他作业没完成要留校补作业,上课注意力不集中,走神开小差,成绩下降明显。因为写作业和学习的事情,没少打骂他,一提到写作业、学习他就不怎么跟我说话了,他变得现在这样,我心理很不好受。


这位妈妈陷入了和儿子之间的紧张关系中,很显然妈妈很沮丧,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但是,她的无助、受挫和愤怒对提高儿子的成绩并没有任何帮助。儿子的成绩不仅没有提升,反而下降明显.... 


脑科学(神经科学)


20世纪90年代是美国脑科学(神经科学)研究的黄金十年。在脑科学和神经科学领域不断涌现新的发现,包括神经美学(neuroaesthetics), 神经律(或神经法学)( neurolaw)和青少年大脑发育( adolescent brain development)等许多的研究开始出现在大众媒体中,引起大众的兴趣,也吸引了一些教师的关注,其中就包括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教育学院学术事务副院长兼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脑科学教育研究中心主任、ITGL教授玛西阿尔·哈迪曼(Mariale Hardiman)教授


image.png

如果您正在考虑申请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点击上图,了解更多信息!


在2006年加入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之前,哈迪曼在巴尔的摩市公立学校工作了30多年,担任过各种领导和行政相关的职务。作为罗兰公园小学/中学的校长,她带领学校获得了蓝丝带优秀学校(类似于国内的全国重点学校)的称号。


新闻稿982_副本5_副本65_副本.jpg

罗兰公园小学/中学附近的学区房


在脑科学和神经科学领域不断涌现新发现期间,她开始不断关注并参与这方面的研究,那时,她也在JHU读教育博士。哈迪曼对神经和认知科学的研究发现和教师们的日常教学有何关联的主题产生了研究兴趣。


新闻稿982_副本5_副本66_副本.jpg

玛西阿尔·哈迪曼(Mariale Hardiman)教授


她回忆说,”当时有位名叫Charles J. Limb的医学博士,他是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UCSF)的一名外科医生、神经学家和音乐家。作为一名耳科医生和耳鼻喉科医生,Limb博士对音乐创造力的神经原理和耳蜗植入对听力受损的人产生的音乐感知影响进行了研究。


在研究中,他着重于在FMRI中成像爵士艺术家即兴创作时的大脑,我从Limb博士的研究中看到了艺术创作会影响大脑,并增进人们创新力的证据,因而产生了在学校教学实践中进行进一步研究的兴趣和热情。“


新闻稿982_副本5_副本66_副本.jpg

大脑扫描图,图源:谷歌


哈迪曼博士在形成自己的教育创新过程中,她的指导教授曾觉得这个研究方向太“直白”,没啥研究价值。“谁都知道是大脑在学习和思考,而不是脚在思考”,指导教师说。 


不过,哈迪曼博士仍坚持自己的观点,“是的,所有的学习是基于大脑的,但并非所有的教学都是有效的”,她看着指导教授说。


2003年,玛西阿尔·哈迪曼博士出版了风迷北美的《面向21世纪,以大脑为目标的教学模式》(The Brain Targeted Teaching Model for 21st-Century Schools),该书引起了全世界教育家的广泛兴趣。


image.png


如今,哈迪曼博士设计的ITGL核心课《大脑、心智和教学》是最受学生欢迎的核心课之一


其中很重要的学习模块组之一就是《面向21世纪,以大脑为目标的教学模式》(以下简称为“脑靶向教学法”)


在介绍“脑靶向教学法”之前,我们先总体介绍一下ITGL核心课《大脑、心智和教学》这门课。


《大脑、心智和教学》


首先,《大脑、心智和教学》采用模块化学习模式,学习内容包括大脑结构和解剖,大脑的信息处理系统,情绪对学习的影响,高级思维和学习的处理系统,儿童发展阶段的学习轨迹等等。


整个课程的教学大纲包括11个模块,其中7个模块都涉及到“脑靶向教学法”的原理、应用和研究内容。整个课程的每一节课都配搭明确的学习目标、项目式学习内容和对应的学习评价。


image.png点击上图,了解更多信息!


课程开始阶段的几个学习模块的重点放在认识什么是脑神经科学教育,哪些学习科学领域和实践和教育相关,以及哪些脑科学在教育中属于误用等等。


学生将吸取学习科学不当应用的教训,老师将帮助学生如何正确应用学习科学。学生将系统学习脑神经科学,包括学习大脑结构和功能,学习分析和总结相关的学术文献,并形成检索、分类和总结学习科学相关的研究报告。  


在每个学习模块里,学生将组成学习小团队,并在图书馆完成研究项目,包括研究报告,研究总结和研究应用。学生不再以“死记硬背”的方式完成课业,而是通过项目式的学习方式完成团队(小组)和每个人的学习任务。


我们曾在上篇讲述全脑教育这种近乎伪科学的错误教学应用。(该应用源于已被证伪的“一些人是左脑型、另一些人是右脑型“的错误说法)


随着脑科学的发展迅速发展,各种市面上广为流行却是错误的“脑科学神话(neuromyths)”已在科学界被证伪


例如,除了上述"左右脑分工理论"的错误说法外,还有“3岁定终身”、“同时进行多种任务对大脑无害、同时进行多种任务可以很有效”、“莫扎特音乐能使婴孩变得更聪明”、“我们只使用了10%的大脑潜力”、“10岁后,人的大脑细胞不再增加”等等广为流行的错误观念。


新闻稿982_副本5_副本65_副本.jpg

图源:谷歌


"脑靶向教学法”


课程最重要的部分,也是最精彩的、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的学习模块组就是“脑靶向教学法”,"脑靶向教学法”带来了教学改进的六大实用的环节,每一个环节都是一个学习模块。


未来学校研究院曾以《如何通过改进教学策略,促进大脑高效学习?》(以下简称《高效学习》)的题目专门撰文介绍“脑靶向教学法”。


文章说,“脑靶向教学法”希望真正破解“激发学生兴趣”、“让学习有效且持久”的教育难题,在情绪和认知、注意力和记忆之间,建立紧密联系,将“大脑是如何学习的”奥秘,转化为课堂实践。这个方法提出从情绪、环境、设计、掌握、应用、评估这六个方面,改进教学。


这里的“情绪、环境、设计、掌握、应用、评估”就是《大脑、心智和教学》课程中级和后续阶段需要学习的模块内容简称,就是“脑靶向教学法”的六个环节的简称。


六个环节的详称分别是:


1、营造愉悦的学习氛围(情绪)

2、创造对学习有利的物理环境(环境)

3、设计学习体验(设计)

4、勾勒知识大图景,促进学生对内容、技能和概念的记忆和掌握(掌握)

5、为知识的延伸和应用而教学(应用)

6、对学生进行多元化的形成性评价(评估)


受篇幅限制,我们无法完整介绍六大环节,以下主要围绕学习氛围的主题展开介绍并分析《大脑、心智和教学》课程的几个特点。


"大脑靶向教学法”:教学是一门艺术


管理学大使德鲁克说,老师没有一定的种类,也没有完全正确的教学法——教学就像一种天赋,像贝多芬、卢本斯和爱因斯坦等那些与生俱来的奇才;教学是个人特质,和技巧和练习无关


德鲁克对教学的描述其实就是在说教学是一门艺术


的确,哈迪曼教授也认为优秀的教师,善于在日常的教学中融入艺术。她的研究发现“ 在其他学科课程里,加入艺术方面的学习,不仅能改变课堂环境的枯燥,使学习者更容易和学习内容产生情感上的连接,还能影响大脑的学习方式,帮助学生提高记忆力,延长注意力持续时间。


她说,研究已经发现,大脑非常容易记住好玩的事情,在轻松好玩的环境里,学生的情绪是愉悦的,也是兴奋的,这样的学习更有效。如果经常处在压力、负面情绪的包围下,这种有“毒”的压力环境会导致大脑学习和记忆能力的明显减退。


哈迪曼教授解释说从脑科学角度来看,知识要过关斩将,抵达大脑的前额皮质层(学生学习的工作记忆存储处),得到积极并有效的处理和储存,必须避开长期有“毒”的压力环境。


文章开始的那位儿子很显然不觉得学校的课堂是轻松好玩的,回家做作业是有成就感的,为什么学习需要避开长期有“毒”的压力环境呢?


2017年的纪录片《灰质:用大脑学习的方式来教学》(Grey Matters:Teaching the Way the Brain Learns)用一年时间跟踪记录了美国中小学各科教师们在课堂上实施“大脑靶向教学法”的故事, 并回答了上述问题。


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市罗兰公园学校(Roland Park Elementary and Middle School)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毗邻,同时也是哈迪曼曾经担任校长的学校,自然成了推行“脑靶向教学法”的首选之地。


多年来,“脑靶向教学法”的精髓,已经渗透到了教学的方方面面,比如,该校的课程设计总体原则是:以新融旧,将每个习得知识点都无缝整合到学生既有的知识网络中。借此,去提高学生理解、掌握和运用的水平,尊重大脑神经元“互相连接,一起激活”的规律。


在教学策略上,也力求做到多元化。将音乐、戏剧、表演等艺术内容,融入现有的学科学习;增加课堂辩论、头脑风暴、分组讨论等教学方法,让学生在不知不觉中对大脑进行信息反复“输入”和“提取”的训练和刺激,真正改变大脑结构,形成永久性的连接。

 

更值一提的是,罗兰公园学校连走廊的壁画,都经过一番“精心设计”,尽量选用广受学生欢迎的艺术家和流派的作品,营造轻松愉悦的学习氛围。


从脑科学角度解释,这是为了突破拦在前额皮质(主宰认知)前面的边缘系统(主宰情绪)的阻碍。因为大脑更钟情于有趣的信息,会自动拦截、过滤或忽略不那么新、不那么重要,或不那么让人兴奋的信息。


"大脑靶向教学法”:艺术能增强记忆力


人类一直在和遗忘做斗争。记忆衰退,不仅是学生面临的问题,也是成年人面临的问题,刚学的东西,过一会就忘了。


一般人对抗遗忘的办法是重复练习,新老师一开始很有热情,几年后就一遍一遍用同样的方式,教同样的内容,成为了“炒冷饭”专家。


教师如果失去教学的新鲜感和热情,虽然内容教得很熟练,但学生坐在教室内,感到无聊、浮躁、难以集中精神。


艺术则是一种创意,可以以不同的形式、不同的内容为背景,植入不同的教学活动中,这样教师自己会有新鲜感,也带动学生产生兴趣、主动学习的热情。

 

"大脑靶向教学法”同理心和信念是一种效能系统

 

 如果教师、家长和学生都无法解决这类问题,并一直处在有“毒”的压力环境下,那么该怎么办?


正如德鲁克所说的,并非所有人都适合当老师,也并非所有的家长,只要生下孩子,都自然会升级为懂得如何教育儿女。


哈迪曼教授认为,教育更重要的是同理心以及信念


她认为,老师和家长并不需要了解大脑中的每个化学反应机制,但是应该懂得一些基础的神经科学知识,明白学生的大脑是在不断发育的……


她说,K12阶段的教师和家长面对的孩子们都还在发育和成长的过程中,尤其是孩子们的大脑在继续发育的特点下。相比积极有效的管教,更重要的是教师的同理心和信念。


她说,同理心和信念是一种效能系统,教师对学生的正确信念和学生成绩的关系比其他的几乎任何结构都紧密。教师需要对学生有同理心和信念,父母也需要对子女有同理心和信念。


教育创业.jpg点击上图,了解更多信息!


最后,关于妈妈和儿子的案例,其实还可以把贫穷等社会问题带进来,因为贫穷的孩子会面临更大的压力。


假设上面这位儿子来自一个贫穷的家庭,又或爸爸不管儿子的学习,某种程度是因为经济压力下,爸爸只管赚钱养家,不负责处理儿女教养....,


研究发现,儿童如果长期处于经济状况有压力的家庭,其大脑的正常发育会受损,这在一定程度上不仅会影响儿童的发育,也会导致学习效果差,学习成绩无法提高.... 


而这个话题,又可以联系到另外一门ITGL核心课程,我们下期再聊。


本文由ITGL中文网站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转载需授权,请勿抄袭。欢迎转发微信朋友圈。


参考资料:

https://mp.weixin.qq.com/s/HfeaUp8wxeN3voKYrQxnAQ

https://www.edsurge.com/news/2019-05-10-this-neuroscientist-wants-to-know-your-brain-on-art-and-how-it-improves-learning

https://www.edsurge.com/news/2019-02-18-reading-fuels-empathy-do-screens-threaten-that


63.4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