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学科教学中如何培养学生的创造性?

2021-11-11 01:49:16 171
2020年初,教育部发布的《中国高考评价体系》将“创新性”作为评价的一个基本维度,强调考察学生的创新意识和创新思维,也就是创造性。那么,什么是创造性?一直以来,老师们对创造性的理解存在哪些误区?在学科教学中如何培养学生的创造性?以下介绍JHU知名教授Jonathan Plucker的好朋友,华师大教授庞维国的主题演讲信息。

新闻稿982_副本5_副本71_副本.jpg


乔纳森·普吕克(Dr. Jonathan Plucker)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HU)的一名知名教授。他同时任职于大名鼎鼎的JHU天才青少年中心(Center for Talented Youth)和JHU教育学院的资深教授职位。他也是美国教育部下属的全美择校资源中心的现任主任,以及国际教育成就评估协会(IEA)的现任常务委员之一,美国教育部特许学校项目评估审核小组现任组员。


新闻稿982_副本5_副本62_副本.jpg

乔纳森·普吕克(Dr. Jonathan Plucker)


普吕克教授还是JHU教育学院ITGL项目下创新教育专业的学术带头人之一。作为在天才儿童(资优生)教育领域全美知名的大牛教授之一,我们在本网站的多篇文章中曾介绍到普吕克教授,今天的文章介绍的是普吕克教授的一位好朋友,被他称为“中国兄弟”的华师大知名教授庞维国。


新闻稿982_副本5_副本78_副本.jpg

庞维国教授


庞维国目前任职华师大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作为一名高学术水准的教授,在华师大官网可以看到他发表了超过了100篇以上的学术文章,出版了17本著作,并获得多项奖状等荣誉(见下图)。


image.png

华师大官网


查看大名鼎鼎的科研门户网站ResearchGate(拥有超过1500万用户,主要是科研人员,包括68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发现庞教授有32篇发表在不同知名期刊的论文。


image.png

图源:ResearchGate


其中一篇《Recent Transformations in China's Economic, Social, and Education Policies for Promoting Innovation and Creativity》是和普吕克教授一起发表的。


image.png


图源:ResearchGate


这篇文章发表在《The Journal of Creative Behavior》期刊,分析和研究创新和创造力在中国经济和社会发展政策中的作用,以及如何在相应的教育政策中实现创新和创造力,文章最后分析了中国创新教育政策存在的问题以及未来在这一领域的研究方向。 


文章插图——ITGL项目.jpg

点击上图,了解更多内容


2020年庞教授在一次会议上再次发表关于创造力的主题演讲。


image.png


在报告开始阶段他就提到了普吕克教授的研究,并赞誉普吕克为”国际上研究创造性最有名的一位专家“。


image.png


在演讲中,两个词”有用“和”生成“成为了其报告的关键词,概括了学界和业界对创造性或创新性方面定义性的共识。


1、大家公认的创造性的定义,是把创造或者创新从两个维度来界定,第一个是新颖,第二是有用。所以只要我们创造出一个新颖而有用的东西,无论是一个物体还是思维的产物,这个过程都叫做创新,或者都叫做创造。


2、从过程来讲,创新是一个生成的产物,不是从头脑中提取既有的知识或者说把现有的技能简单地运用;它意味着我们已有的观点之间要做一个新的整合,要生成一个新的东西,相当于化学上讲的化学反应而不是混合,这是创造性基本的涵义。


3、创新从大到小有四个层次,大创新(Big Creativity)、职业创新(Professional Creativity)、小创新(Small Creativity)、微创新(Mini Creativity)。


庞教授说,“我们今天看待创新这个问题,长期以来受一个思想的影响,就是“大创新”,或者“职业创新”,我们的目标放在那儿,我们自然就会作出一个判断:创新或者创造不是我们课堂教学的任务。”


"但今天如果把重心放在“微创新”或者“小创新”上,特别是“微创新”,我们每个人每天可能都有(所以也称它为“日常创新”),培养学生的创新能力就是我们的教学任务了。从“微创新”这个角度来讲,我们处处充满了培养学生创造性的契机。"


庞教授认为,在创造性领域,创造是有两个核心的过程,一是观念生成过程,是生成一个新东西,第二个过程叫观念评价过程,它是来确保生成的这个东西有用没用的问题。这也是前面讲到的新且有用的东西才是创造性的东西。生成是保证“新颖”,评价是保证“有用”。


他说,学校教育、学科教学的主要任务是培养学生的创造性潜能或者创新潜能,将来让他们在工作岗位上绽放出他的创新能力。而学校为学生提供的创造性思维培养,主要靠集中在生成过程上。我们长期以来是因为太看重评价——例如觉得这个点子不好,马上否定了——而没有注意到生成对创造性的重要性。


image.png


具体在学科教学中如何做呢?教授提供了几个思路。


1、一定是要运用非常规的问题


因为常规的问题都有固定的路径,我们叫做固定的算法,你学完了运算的法则,做练习,这个很难有创造性,这个就叫知识的运用,不叫创造。


2、我们要引导学生进行生成活动


至于哪些活动叫做生成活动呢?想象、假定或者假设都是。2035年是什么样子的,既有假定,又有想象。然后是改造,打破旧的东西。然后是“设计”过程,然后是“假设”过程、“推测”过程等等。这样一些生成活动都可以有效地引导学生的创造性思维、创造性学习。


3、还要引导大家进行讨论


你课出彩的环节,要么是引导学生从事生成活动,要么是引导学生进行讨论,进行思维碰撞。只有这两个环节会出彩,因为这两个环节里面,学生创造性的火花才会往外冒。


在学科里面,像数学里面的创造性思维,基本上有三种情况:一题多解,一题多变,一理多用。


语文中的创造性思维的机会应该是非常多的,其中我们可以利用“发散思维的序列位置效应”来引导学生把作文的立意或者选题选得更新颖一点。比如说砖头有什么用?前面想的都是大家普遍想到的常规的答案,越往后想,它的用途越新颖。


类似的学科也是一样的,《清明上河图》难道就是描述一番繁荣景象吗?它里面很多的细节实际上都反映了管理上的无序,所以有人提出另外一个观点,叫做“盛世危图”。


4、为评价创新活动加分


现在高考评价方式已经给我们带来了新方向。高考会考学生的创造性思维能力。


前期我们也做了很多相关的研究,比如作文评语中单独加一个创造性的维度,孩子创造性写作会不会增加?当然会。类似地,我们给学生布置数学作业,如果学生有创造性的解法,我们单独给他加分,孩子的创造性是不是会更强一些呢?当然会更强。


我们的孩子是最擅长迎合评价标准的。所以标准化的作业等级不仅要包含准确性、理解性、风格、语法等方面的指标,也应该反映创新水平的内容。只要我们的评价中包含着这个指标,学生的创造性就会随之而来。


如果读者您有志于从事教育事业,并对创造力、创新、项目式学习感兴趣,我们向您推荐两个项目。


1、约翰霍普金斯大学ITGL教育学硕士创新教育专业。


文章插图——创新教育.jpg点击上图,了解更多内容


2、约翰霍普金斯大学ITGL教育学硕士STEM教育专业


文章插图——STEM教育.jpg点击上图,了解更多内容


ITGL2022年秋季入学申请正在进行中!今年申请我们采取滚动制招生,课程位满可能即会关闭申请。建议各位同学早申早得!


想更多了解ITGL各细分专业,欢迎点击:


(1)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教育学院1年制教育学硕士项目 (ITGL) 2022秋季入学申请正式开启!

(2)约翰霍普金斯大学 JHU ITGL 幼儿教育专业硕士文凭项目 (2021-2022课程介绍和安排)

(3)约翰霍普金斯大学 JHU ITGL 创新教育专业硕士文凭项目 (2021-2022课程介绍和安排)

(4)约翰霍普金斯大学 JHU ITGL 教育创业专业硕士文凭项目 (2021-2022课程介绍和安排)

(5)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英语教学专业(TEFL)硕士文凭项目 (2021-2022课程介绍和安排)

(6)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数字时代教学(DATAL)专业硕士文凭项目 (2021-2022课程介绍和安排)

(7)约翰霍普金斯大学STEM教育专业硕士文凭项目(2022-2023届课程介绍和课程安排)


更多关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教育学院ITGL项目资讯,可点击项目网址了解:https://education.jhu.edu/academics/msed-itgl/#description(点击了解后,记得返回哦)。即刻申请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教育学院ITGL项目,点击此处(仅限PC阅读者)。  


63.4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