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霍普金斯医学专家:免疫缺陷和高危环境人群应该检查抗体水平,及时接种加强针!

2021-11-25 09:46:01 423
随着疫苗保护效力会随着时间下降,包括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和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多瑞·塞格夫(Dorry Segev)在内的不少专家建议免疫缺陷和高危环境人群应该检查抗体水平,及时接种加强针!不过,是否所有已完整接种疫苗的人群都需要进行抗体水平检测呢?目前主流的观点和以及中美两国的国家政策都不建议,其中的原因主要有三个:技术、成本和效果。

新闻稿982_副本5_副本64_副本.jpg


乔治·富兰克林46年前接受了肾移植。现年67岁的他是最长寿的肾移植患者之一。但在疫情期间,他无法参加许多他平时喜欢的活动——保龄球、游泳或拜访朋友和邻居。和大多数接受器官移植的人一样,住在马里兰州西部的富兰克林不得不服用药物来抑制他的免疫系统,防止身体对捐赠器官的排斥。今年3月,他接种了强生公司(Johnson & Johnson)的新冠疫苗(这是他能接种的首种疫苗),可惜接种后,无法检查到他的抗体水平。


富兰克林说,许多接种疫苗的人只是继续他们的生活,“但我们这些没有抗体的人,就好像我们从未注射过疫苗一样。我现在67岁,已经做了46年的移植手术,真的不想(因为新冠疫情)把我的身体再次搞砸。”


富兰克林是这个脆弱俱乐部的许多美国人之一。美国前国务卿科林·鲍威尔于去年10月死于新冠肺炎并发症。他接种了疫苗,但84岁的鲍威尔,不仅有帕金森氏症,还患有多发性骨髓瘤(一种攻击抗感染白细胞的血癌),不得不经常使用药物治疗,从而进一步抑制免疫系统。


在整个大流行期间,大多数人都不得不适应COVID - 19下的生活限制。但对于那些属于“免疫缺陷”这一广泛类别的人来说,即使是普通的活动也会带来巨大的风险。


“免疫缺陷”这一总括性术语包括免疫系统因癌症、艾滋病毒感染或自身免疫性疾病或因类固醇、化疗或防止移植器官排斥的药物等免疫抑制治疗而削弱的人群。


不少专家表示,对于这些人群,抗体测试是一件“无需多想”的事情


文章插图——ITGL项目.jpg

点击上图,了解更多内容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和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多瑞·塞格夫(Dorry Segev)在《国会山报》撰文指出,”抗体水平与血浆中和能力(个体的免疫系统在试管环境中杀死病毒的能力)甚至临床保护力(实际抵抗突破性感染的能力)直接相关


最近,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 Moderna 试验进行的一项子研究中,抗体每增加 10 倍就意味着临床突破性感染的风险降低 34%。这意味着在抗体检测的“阳性”范围内,有些人发生突破性感染的风险是其他人的三分之一


抗体水平至关重要的原因有两个:


(1)首先,个体对病毒的反应越快,病毒在免疫系统杀死它之前得以复制的时间就越短,因此个体的感染程度就越轻。


(2)其次,从公共卫生的角度来说,个体对病毒的反应越快,无症状感染的时间就越短,在不知不觉中将他人置于危险之中的风险就越小。想象一下,在没有症状的情况下,一周内我们会无意中接触到多少人?保持每个人的抗体水平可以防止这种可怕的流行病在未来爆发。

 

在疫苗的保护效力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弱的假设下,美国已经开始为早期接种过疫苗的人提供加强针。换句话说,在一般人群水平上,似乎在 6 到 9 个月后,抗体水平已远低于最初接种疫苗后的水平。我们知道,如果抗体水平下降,保护就会下降,因此需要加强针。


具体到每个个体,应该等到什么时候接种加强针?6 个月?9 个月?12 个月?这其中,老年人有什么不同吗?免疫功能低下的人有什么不同吗?“


他建议,测试人们的抗体水平,并在水平低于某个阈值时推荐接种加强针。他甚至认为可以为具有不同风险状况的人选择不同的阈值


比如,因工作而暴露于(或将他人暴露于)新冠病毒的人群,或因患有基础疾病所面临的新冠肺炎重症者,应该在抗体水平更高时就接种加强针。


为何要选择不同的阈值呢?为何要为免疫缺陷人群打加强针呢?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最近的一份报告发现,免疫功能低下的人接种mRNA疫苗后,预防新冠肺炎住院的有效性为77%,相比之下,免疫能力强的人的有效性为90%。但是,根据免疫状况的不同,有效性的差异很大,从器官或干细胞移植接受者的59%到风湿病或炎症性疾病患者的81%。


今年3月,塞格夫教授和他的同事在《美国医学会杂志》上发表了一项研究。该研究对象包括接种了mRNA新冠疫苗(辉瑞或Moderna)的400多名接受器官移植者。


研究人员发现,只有17%的人在一次注射后检测到病毒抗体水平,而接种莫德纳似乎比接种辉瑞表现更好一些。


在随后的一项包括650多名移植受者的研究中,他们发现46%的人在注射莫德纳或辉瑞疫苗一到两剂后没有可检测到的抗体反应;39%的人对一剂没有抗体反应,但在第二剂后有抗体反应。另一项研究发现,与接种mRNA疫苗的移植受者相比,接种强生疫苗的移植受者产生可检测到的抗体反应的可能性要小得多。


9月,塞格夫和他的同事还在《内科学年鉴》(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上发表了一项研究,研究对象是30名接受移植的患者,他们打了第三针。在最初的两次接种后,6名患者可检测到较低的抗体水平,24名患者没有可检测到抗体。在那些抗体水平较低的患者中,所有6人在第三次注射后抗体水平都很高。但剩下24名没有检测到抗体的人中,只有6人在第三针后抗体水平较高。


塞格夫说,这些发现帮助形成了CDC决定为免疫缺陷人群提供第三剂疫苗的基础。


他说:“对一些人来说,第三种剂量会有很大帮助,让他们度过难关,达到更有保护作用的抗体水平。”然而,在另一些人群,“这并不能让他们完全克服这个困难。”


塞格夫指出,“许多患有自身免疫性疾病并接种了第三剂COVID疫苗的人现在有非常高的抗体水平,而“只有一小部分接种第三针疫苗的移植患者达到了这样的抗体水平。


除了塞格夫教授外,包括 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学助理教授迈克尔·米娜(Michael Mina)博士和伦敦城市大学免疫学教授加里·麦克莱恩(Gary McLean)在内的一些专家在接受Business Insider采访时,也都表达了和塞格夫教授观点类似的看法。不过,梅奥诊所的医学教授和肿瘤学家文森特·拉杰库马尔(Vincent Rajkumar)反对给所有人检测抗体。

 

总体来说,是否每个人都应该进行抗体测试,还是只对那些更容易感染COVID-19的特定群体进行测试,包括流行病学家和病毒学家在内的这些专家无法达成一致,但他们一致认为,了解抗体水平有助于决定是否需要接种加强针


是否每个人都应该进行抗体测试


关于是否每个人都应该进行抗体测试的问题,在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新冠病毒疫苗接种技术指南(第一版)》中提到,不建议以抗体检测结果来作为是否成功免疫的参考美国 FDA 目前也不建议根据抗体检测评估疫苗接种后的免疫力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美国政府首席医疗顾问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也不推荐个人检测抗体(如果目的是为了检测自己的保护力)。他认为抗体只是身体免疫反应的一部分,抗体测试的结果可能会显得比较粗糙。


近日,丁香园官微就此问题也刊文讲解了该问题,其中两个重要原因如下:


1、要真正检测抗体,尤其是检测最关键的中和抗体,并非是一件简单容易的事情。


文章解释道,”在感染新冠病毒或接种了新冠疫苗后,人体会对病毒的很多组分产生抗体(如抗 S 蛋白的抗体和抗 N 蛋白的抗体等)。抗 S 蛋白的抗体还可以细分为抗 RBD 的抗体、抗 NTD 的抗体和抗 S2 的抗体。


其中,在预防感染、重症和死亡中起到最重要作用的,是抗 RBD 蛋白抗体中能阻断病毒感染的「中和抗体」*。

但是,想要准确检测中和抗体,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准确检测中和抗体水平,需要进行假病毒或者活病毒的中和实验。这两种方式都成本不菲,活病毒实验更是需要在 P3 实验室中进行,而且中和实验没有实现机器全自动化操作,一般只能在科研机构里进行。“


2、就算检测到了中和抗体,也无法判断疫苗的效果。


文章说,”有中和抗体的个人依然有可能被感染。“ Mayo Clinic 传染病血清学实验室主任 Elitza Theel 在接受 JAMA 采访时表示,”我们知道抗体水平越高,特别是中和抗体水平越高,效果越好。但我们不知道有多高才足够高。“


此外,任何一种检测手段的敏感性和特异性都不是 100% 准确的,也就是说,都可能存在「假阴性」和「假阳性」的案例。如果个人仅以一次检测结果就作为疫苗是否有效的判断依据,假阳性有可能带来「错误的安全感」,而假阴性也会带来「不必要的恐慌和怀疑」。


3、中和抗体检测需要在实验室进行,对技术的要求非常高,此外,成本也是一个重要因素。


检测中和抗体需要抽取静脉血。虽然这在临床上是一个不起眼的小操作,但放到大规模检测、全民检测的场景里,却远比核酸检测的咽拭子复杂得多。


*中和抗体介绍:病毒、细菌、毒素均能通过结合宿主细胞而致病。中和抗体是免疫系统产生的一种保护性抗体,能够识别这些病毒、细菌、毒素,阻止它们结合到宿主细胞上,发挥保护效应。


中和抗体通过"占位”占据了本来是病原体与宿主细胞上特定的受体结合的位点(抗原中和表位),使得病原体没办法结合宿主细胞。


比如新冠病毒,研究表明其中和表位是病毒刺突蛋白S蛋白的一个特定受体结合域,叫S-RBD。新冠病毒与当年的SARS病毒一样都是通过S-RBD与人体内细胞膜上的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受体(也叫ACE2)结合来侵染细胞的,若人体内产生新冠病毒中和抗体,那么中和抗体会结合到S-RBD表位,阻止新冠病毒与ACE2结合。


新闻稿982_副本5_副本82_副本.jpg

图源:Jee Young Chung, Melissa N. Thone,Young Jik Kwon. COVID-19 vaccines: The status and perspectives in delivery points of view. Advanced Drug Delivery Reviews, 170 (2021)1–25.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彭博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学教授多瑞·塞格夫(Dorry Segev)简介


image.png


自 2020 年 12 月以来,Segev 博士一直在领导一项针对免疫抑制人群新冠疫苗反应的观察性研究,并且是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资助的“移植患者的新冠病毒疾病防护 (COVID-19 Protection After Transplantation) 介入试验的首席研究员。


Segev 博士是美国第一个证明不相容肾移植的生存益处的人,并主导了美国首例 HIV 活体肾移植。他还是是器官移植流行病学研究小组 (Epidemiology Research Group in Organ Transplantation) 的创始人和主任,该小组是世界上同类研究小组中规模最大、最多产的。


 参考资料:


(1)科学美国人,https://www.scientificamerican.com/article/how-immunocompromised-people-without-strong-vaccine-protection-are-coping-with-covid/

(2)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官微,https://mp.weixin.qq.com/s/79pVZOFdWfn0Xw3chL_4FQ

(3)国会山报,https://thehill.com/opinion/healthcare/577117-its-time-to-check-antibodies-and-take-the-guesswork-out-of-this-pandemic

(4)Business Insider, https://www.businessinsider.fr/us/covid-antibody-test-should-i-get-one-booster-vaccine-expert-2021-11

(5)丁香园官微,https://mp.weixin.qq.com/s/qFlAcd6ltHNioonw5iKETg  

(6)检验医学网,https://new.qq.com/omn/20210206/20210206A0BDJ100.html


推荐阅读:

(1)八位接种者亲历:疫苗混打(灭活+辉瑞/莫德纳/强生等)可能会产生哪些反应?

(2)紧急!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不再认可(英美中印)五款疫苗!国际生抵校后需再接种FDA批准疫苗

(3)灭活疫苗和mRNA疫苗可以混打吗?

(4)美国取消禁令,认可中国疫苗,11月起,美国全面开放航空旅行!

(5)赴美旅行必要文件:什么是完全疫苗接种证明?

(6)美国CDC:赴美旅行最新细则 Q&A(常见问题)

(7)美国正式取消旅行禁令,驻华使领馆已开放旅游签!CDC公布赴美旅行最新细则

(8)美国取消旅行禁令第一天,边境排队,航班爆满!

(9)美国解除旅行禁令后,哪些人可以直飞美国?


自2022-2023届起,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新推出了教育学理学硕士(Master of Science in Education)的STEM 教育(STEM Education)专业项目


image.png

图源:JHU教育学院官网


该项目的毕业学生可以获得由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颁发的教育学理学硕士(Master of Science in Education)学位证书。


image.png

Sample,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教育学理学硕士学位证书


更多申请详情请点击并参考文章:


申请须知和课程介绍


(1)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教育学院1年制教育学硕士项目 (ITGL) 2022秋季入学申请正式开启!

(2)约翰霍普金斯大学STEM教育专业硕士文凭项目(2022-2023届课程介绍和课程安排)

(3)STEM专业仅限于理工科吗?

(4)什么是STEM教育?


就业前景和方向


(5)“双减”政策的背后,意味着什么样的教育更刚需?

(6)STEM教育硕士毕业生如何在美国找工作?

(7)海归STEM教育硕士有哪些就业方向?

(8)想在美国当老师,读什么专业最合适?


国际教学和全球领导力—International Teaching and Global Leadership Cohort (简称ITGL)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教育学院培养国际化教育人才的项目。项目着重培养国际化创新教育领导者,教育政策及教育方案的制定者,以及能够在多重科目模式下践行实践出真知的新时代教育人才。ITGL毕业生将获得由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颁发的教育学理学硕士学位(Master of Science in Education)。此外,ITGL项目涵盖了全方位的学生服务,包括住宿安置、职业规划、学业辅导、丰富的文化活动以及心理健康咨询服务等。


文章插图——STEM教育.jpg点击上图,了解更多内容


ITGL项目下属6大细分专业:幼儿教育、数字时代教学和教育科技、英语教学(硕士文凭+TEFL证书)、教育创业、创新教育、STEM教育。


文章插图——幼儿教育.jpg点击上图,了解更多内容


ITGL2022年秋季入学申请正在进行中!今年申请我们采取滚动制招生,课程位满可能即会关闭申请。建议各位同学早申早得!


想更多了解ITGL各细分专业,欢迎点击:


(1)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教育学院1年制教育学硕士项目 (ITGL) 2022秋季入学申请正式开启!

(2)约翰霍普金斯大学 JHU ITGL 幼儿教育专业硕士文凭项目 (2021-2022课程介绍和安排)

(3)约翰霍普金斯大学 JHU ITGL 创新教育专业硕士文凭项目 (2021-2022课程介绍和安排)

(4)约翰霍普金斯大学 JHU ITGL 教育创业专业硕士文凭项目 (2021-2022课程介绍和安排)

(5)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英语教学专业(TEFL)硕士文凭项目 (2021-2022课程介绍和安排)

(6)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数字时代教学(DATAL)专业硕士文凭项目 (2021-2022课程介绍和安排)

(7)约翰霍普金斯大学STEM教育专业硕士文凭项目(2022-2023届课程介绍和课程安排)


更多关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教育学院ITGL项目资讯,可点击项目网址了解:https://education.jhu.edu/academics/msed-itgl/#description(点击了解后,记得返回哦)。即刻申请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教育学院ITGL项目,点击此处(仅限PC阅读者)。


63.4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