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HU ITGL教育学硕士项目的"询证教学”和“询证实践”是什么?和医学有什么关系?

2020-07-03 09:59:18 123
什么是询证教学吗?什么是询证实践吗?很多人常常不理解“询证教学”和“询证实践”。理解这两个词组,首先需要溯源到医学。ITGL教育学硕士项目的"询证教学”和“询证实践”是什么?和医学有什么关系?请阅读下文。

关心ITGL的读者在浏览JHU教育学院英文官网的时候,会注意到教育学院英文官网出现的两个词组,“Evidence Based Instruction”(询证教学),“Evidence Based Practice”(询证实践)。


什么是Evidence Based Instruction?什么是Evidence Based Practice?理解这两个词组,首先需要溯源到医学。我们先从一个稍微简单的例子说起。


很多人都会记得自己在小时候打过疫苗,还记得自己家里有个本子,上面记的都是自己打过的疫苗(如下例图)吗。没错,其中就有预防破伤风的疫苗。


图源:百度


那么为什么很多小孩,很多小于11岁的孩子,一不小心哪里受伤,需要缝针,除了正常的外科急诊治疗外,家长和医生都会按着常规打破伤风针。孩子对于打针,尤其是皮试充满恐惧,有的甚至嚎嚎大哭,家长看着心里着急、难受,又心疼孩子。读者您是否也有过同样的经历?


而从科学事实的角度,简单的说,如果是11周岁以前的孩子,平时身体健康,父母按预防针本打预防针, 无论什么样的伤口都是不需要接种破伤风针的。 


这是循证医学的一个简单示例。接下来再举一个稍稍烧脑一点的案例。


一位患者做了心脏瓣膜置换手术,换入了一个金属瓣膜。一群医生争论要不要使用华法林抗凝。支持者认为,必须用华法林,因为金属瓣膜是异物,长期和血液接触会产生血栓,患者有极高的脑卒中的风险。反对者认为,使用华法林会阻断机体凝血途径,患者有极高的出血风险,不久的将来很可能死于消化道大出血。医生们争论不休,有人提议用“证据”说话:


患者某亲属A:我觉得可以用华法林——我另一个亲戚也是换了瓣,一直用了10年都没出事。


医生B:反对使用华法林,因为从理论和尝试来讲,患者一点点出血就会止不住,况且阿司匹林也能有一定作用,虽然弱,为什么不用阿司匹林这种更安全的药?


医生C:反对使用华法林,我接诊的大部分使用华法林的患者都出现了凝血障碍,部分因出血而死亡。


医生D:支持使用华法林。我做了动物实验,证明一定剂量范围内的华法林是安全的,且能避免血栓形成。


医生E:支持使用华法林。我分析了几个医院近十几年的病历资料,术后10年内死亡的患者只有20%使用了华法林,相反术后10年内幸存的患者60%都使用了华法林。


医生F:支持使用华法林。我主持了一项随机对照试验(RCT),在自愿参与的前提下(知情同意),将180名做了换瓣手术、符合一定标准(纳入排除标准)的患者随机分为了三组(随机分组),A组用华法林,B组用阿司匹林,C组用安慰剂(设立对照组),三种药看起来一模一样,给药的医生和患者都不知道患者吃的到底是什么药(盲法),随后我观察了他们5年,我比较了三组患者5年的生存率、不良事件发生率、生活质量评分等,得出结论:在安全范围内使用华法林利大于弊。


你觉得如上六人的陈述中,哪些算证据?哪些证据显然更可靠?


如果你是医生你会听谁的?如果你是患者你会听谁的?


看了这个案例,我想你更能明白什么是询证医学了。其实,询证医学(Evidence-based medicine,缩写为EBM)表明了现代医学对成熟、稳健、睿智、理性的追求。第一个案例,按照循证医学,或按照指南,都不需要打针,但是很多人认为打总比不打好或者安全(医患均如此的认为大把人在)。其实打针除了给孩子增加很多不必要的痛苦之外还有就是给孩子增加风险,因为打破伤风针也是有风险的。


为什么需要询证医学? 因为没有任何药物是没有副作用的,也没有任何治疗方案是完美的。要不要用药,要不要冒这个风险,医生用最佳证据+个人经验提供参考,患者(或患者家人)需要自己拿主意,每个人都需要学会利用当下最佳的证据。


医生如果只凭个人经验开药,动手术,这些经验很多来自上级医生(带领老师)的经验,而带领老师的经验也是来自他的老师的经验。想象一下,如果老师的老师的经验是错的,怎么办?


循证医学,又称实证医学,港台地区也译为证据医学。其核心思想是医疗决策(即病人的处理,治疗指南和医疗政策的制定等)应在现有的最好的临床研究依据基础上作出,同时也重视结合个人的临床经验。循证医学创始人之一David Sackett,定义循证医学为"慎重、准确和明智地应用当前所能获得的最好的研究依据,同时结合医生的个人专业技能和多年临床经验,考虑病人的价值和愿望,将三者完美地结合制定出病人的治疗措施"。


循证医学不同于传统医学。传统医学是以经验医学为主,即根据非实验性的临床经验、临床资料和对疾病基础知识的理解来诊治病人。循证医学并非要取代临床技能、临床经验、临床资料和医学专业知识,它只是强调任何医疗决策应建立在最佳科学研究证据基础上。


其证据大致分为以下几类:


1、大样本双盲随机对照临床试验(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RCT)或中样本RCT的Meta分析得出的与临床相关的结果

2、小样本RCT;未使用盲法的RCT,采用有效替代标志物(surrogate markers)的RCT

3、非随机对照研究,观察性(队列)研究,病例对照研究或横断面研究

4、专家委员会或相关权威的意见

5、专家意见


从1级到5级的论证强度逐级降低。循证医学倡导以满意的终点为主要的观察指标,常常是疾病的发生率、致死率、致残率、生存时间、生存质量、预后及卫生经济学等指标。而且经常选用前1-2级的证据,这些RCT试验往往都是历经几年、甚至十几年及更多时间对病人的观察,而且经常是多中心、上千或者几万例病人的观察。常常是前瞻、双或3盲、对照的设计试验,而且其最初设计一定要合理。这样,就能够给出较有利的证据。其实,上面的4级、5级证据基本上认为是可靠性很差的,只有在当下没有依据可以参考的情况下才选用


循证医学的出现,很快就取得了“迅速而戏剧性的成功”,不仅向整个医疗服务领域渗透,形成了循证内科、循证外科、循证护理、循证心理治疗等医学学科,而且其循证实践哲学逻辑触角还不断向邻近的人文社会科学的实践领域延伸,形成了循证教育学、循证管理学、循证经济学、循证社会服务、循证政策分析、循证图书馆学、循证犯罪学、循证软件工程等数十个新兴学科领域。


询证教育是JHU教育学院的核心教育理念和框架之一,JHU ITGL项目强调询证实践和询证教学。以ITGL教育硕士幼儿教育专业方向举例,就读该专业的学生将使用现代脑科学、心理学对幼儿成长的最新询证研究成果,在教育学院具备多年实践经验的学术带头教授们指导下,发现并描述当代幼儿教育面临的各种问题和挑战,检索强大和资源丰富的各种实践指南或智能数据库,寻找对应问题的解决方案证据,并评价证据的效度和有用性,最后找出最佳证据,并在实践中,通过平衡成本和效益,以及重视学生和家长的意见, 并遵循最佳证据,进行实践并对实践效果进行总结和评估。


不仅是幼儿教育专业,数字化时代教学、创新教育和教育创业这几个专业方向也运用了询证实践和询证教学的理念和框架。 


关于询证教育


全球兴起的询证教育始于1996年,Hargreaves 认为教师与医生所进行的实践决策有相当程度的一致,但是医生制订方案时是严格依照询证科学的理念依证实践,而教学方案的制订却更多地根据教学经验。所以他提议将询证科学应用在教育领域,运用询证的方法为教学研究提供更科学有力的证据支持,询证教育学的理念由此产生。


2002年,美国教育部教育科学研究所长Whitehurst 认为,询证教育学是在教学过程中,将最有效的经验证据与专业智慧进行高效整合的一种决策。


目前全球询证教育发展最好的国家是美国美国在询证教育发表的文献最多,约占询证教育学文献总数的一半。根据兰州大学询证社科研究中心的一份研究报告,目前国内询证教育处于起步阶段,国内询证教育学存在起步较晚、国内学术届的认知度较低、研究质量普遍较低、相关专业人士少等问题。


参考

公众号徐晓杰记录着,百度百科,兰州大学询证社科研究中心


看完文章如果觉得对教育专业感兴趣, 欢迎申请我们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教育学院国际教育和全球领导力项目(International Teaching  and  Global leadership ),2021 招生即将启动, 更多申请条件以及项目问题欢迎咨询并免费获取项目宣传单页,请添加微信号:ACEE-Global。


新闻稿982_副本5_副本1.4.jpg


喜欢此文,请转给您的朋友们。PC阅读者,欢迎点击扫描下方自媒体平台,分享至您的微信或微博!U ITGL

63.4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