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HU历史: 人类危难存亡之际,约翰霍普金斯从未缺席!

2020-07-08 11:37:29 277
从上线全球疫情地图,到自主研发病毒筛查测试盒;从发布血浆疗法应用指南,到迅速投入疫苗研发;从领导方舱医院的建设和运营,到免费培训病毒接触追踪者,疫情使得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闻名世界。你知道120年来,面对公共卫生危机,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从未缺席、一如既往、挺身而出的故事吗?

1900,黄热病


1900年成立的美国陆军黄热病委员会发现黄热病通过蚊子传播。委员会里的四个领头人有三个在约翰·霍普金斯接受过培训,他们分别是Walter Reed、James Carroll 和Jesse Lazear。后两人以身试法,让蚊子咬自己感染黄热病进行研究,其中 Jesse Lazear 因此牺牲。


1.3.png


1918,大流感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第一任院长William Welch是第一个认识到“西班牙流感”是“某种新型感染或瘟疫”的人。


whittle-Campuses_0.jpg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第一任院长William Welch


作为当时全美最具声望的医生之一,Welch 博士被军方召集去调查西班牙流感的死亡病例时,“第一次看到了死者蓝色肿胀的肺"。他由此开始究其根源,并寻求解决之道。


1917-1918,第一次世界大战


约翰·霍普金斯基地医院第18单元是一所拥有1000个床位的军营式医院,是第一个前往法国的大学医疗中心。


1.1.jpg


在残酷的马恩河战役期间,它作为一个疏散医院,几乎24小时不间断的为伤员提供外科手术治疗。


1942-1946,第二次世界大战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研究人员大大降低了太平洋地区因疾病而导致的死亡军人数量。


1.1.jpg

图源:JHU医学院官网


当时,病理学主任 Eli Kennerly Marshall Jr. 开发了 sulfaguanidine 磺胺胍,帮助美国和澳大利亚军队从严重的痢疾中迅速康复,与此同时传染病专家 Frederik Bang 领导着当时研究抗疟疾新药的强化计划。


1.1.jpg

病理学主任 Eli Kennerly Marshall Jr. 


此外,总部先设在澳大利亚、后移到新几内亚的约翰·霍普金斯附属第118医院,前后共治疗了40,000多名战伤人员。


1.1.jpg

传染病专家 Frederik Bang


1948-1951,脊髓灰质炎研究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流行病学家和解剖学家David Bodian带领实验室取得了里程碑式的发现,为开发 Salk 和 Sabin 脊髓灰质炎疫苗奠定了基础。


1.1.jpg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流行病学家和解剖学家David Bodian


1980s-1990s,艾滋病治疗


1984年,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开设全美第二家艾滋病门诊中心,仅次于加州大学旧金山中心。1985年,又再开设全美第三家艾滋病住院治疗中心。


1.1.jpg

图源:JHU医学院官网


1995年,John Bartlett 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成立传染病学部,带领该机构参与开发HAART(高活性抗逆转录病毒疗法)的国际努力,这一疗法最终将曾经意味着死刑的 HIV / AIDS 转变为慢性、可控的疾病。


 1.1.jpg1.1.jpg

左一:John Bartlett


1999年,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研究人员 Brooks Jackson 和 Laura Guay发现单一剂量的nevirapine奈韦拉平可显着减少HIV的母婴传播,并使这种治疗方法变得足够平价以使全球各地的人们可以承受其成本。


1.1.jpg

图源:JHU医学院官网,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研究人员 Brooks Jackson 和 Laura Guay


2000s,911事件后


911 恐怖袭击之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于2002年成立紧急事件准备和反应办公室(CEPAR)。


1.1.jpg

图源:JHU医学院官网


2006年,CEPAR 率先创建了国家灾难性事件防备与响应研究中心,该中心由联邦政府资助,致力于创新的灾难健康研究。多年来,CEPAR 不断为缓解美国国内和国际灾难以及健康危机提供信息和志愿者资源。



2015,生物防护中心


2015年,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建立了一个生物防护单位,是美国为治疗埃博拉等高传染性疾病患者而设立的 10 个区域中心之一。


1.1.jpg

图源:JHU医学院官网


2017年,约翰·霍普金斯应急管理办公室将医院紧急事件指挥系统 (HICC) 部署至整个约翰·霍普金斯卫生系统,规范了应急行动和响应计划。通过与约翰·霍普金斯医疗集团流行病学和感染控制中心合作,HICC 制定了系统的流感大流行防护计划,并建立了约翰·霍普金斯医疗集团统一指挥部来实施这些计划和战略方向。


2020,新冠大流行


面对这场史无前例的人类大灾难,约翰·霍普金斯第一时间站上了抗疫的前线。


1.1.jpg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临床微生物学家凯伦·卡罗尔和赫巴·穆斯塔法开发冠状病毒筛查检测试剂


我们重新分配了600万美元的学校资金,来支持包括新冠肺炎全球疫情地图项目在内的25个新冠病毒相关项目的研究。这些项目分为五个互补的跨学科主题:了解病毒,了解和减缓病毒传播,了解病毒对患者的影响,帮助患者恢复健康,保护医护人员和解决供应链问题。


1.1.jpg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研究员Tzyy-Choou " TC " Wu和Chien-Fu Hung在老鼠身上测试他们研发的新冠病毒疫苗。


未标明图源的图均来自必应。


参考

1、https://www.hopkinsmedicine.org/coronavirus/articles/timeline.html


63.4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