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拉底式的教育究竟是什么?中外教育家故事系列二

2021-02-08 10:49:50 198
德国最重要的存在主义哲学家之一、教育家卡尔•雅斯贝尔斯(1883-1969)论到如何划分教育类型时,曾指出在不考虑社会和历史背景的条件下,教育有三种类型:经院式教育、师徒式教育和苏格拉底式的教育。那么苏格拉底式的教育究竟是什么?请看中外教育家故事系列二。

新闻稿982_副本5_副本30_副本.jpg

卡尔•雅斯贝尔斯


德国最重要的存在主义哲学家之一、教育家卡尔•雅斯贝尔斯(1883-1969)论到如何划分教育类型时,曾指出在不考虑社会和历史背景的条件下,教育有三种类型:


(1)经院式教育


这种教育仅限于“传授”知识,教师只是照本宣科,而自己毫无创新精神。教材已形成一套固定的体系。人们崇拜权威作家及其书籍,教师本人无足轻重,只是一个代理人而已,可以任意替换。教材内容已成为固定的形式。在中古时期,教师采用听写和讲解的方式教学。听写的方式现已不再采用,因为可以由书本取代。但是听写的意义仍旧保留下来。人们把自己的思想归属于一个可以栖身其中的观念体系,而泯灭自己鲜活的个性。因为知识已经固定了,所以学生总是抱着这样一种想法:到学校去就是学习固定的知识,学会一些现成的结论和答案,“将白纸黑字的书本——明白无误的东西带回家即可”。这种经院式教育的根深蒂固的基础就是理性传统。


(2)师徒式教育


这种教育的特色是完全以教师为中心,具有个人色彩的传统。学生对教师的尊敬和爱戴带有绝对服从的特点。这种从属的距离,不只是程度上的、代沟之间的差别,而且是本质上的。教师的权威具有神奇的力量,这种力量满足了人类不愿自己负责而愿依附别人的需要,并使人归属一个团体来减轻从属性,达到自己力所不能及的严格教育。


(3)苏格拉底式的教育


从教育的意义上看,这种教育中的教师和学生处于一个平等地位教学双方均可自由地思索, 没有固定的教学方式,只有通过无止境的追问而感到自己对绝对真理竟一无所知。因此,教师激发学生对探索求知的责任感,并加强这种责任感。这是苏格拉底的“催产式”的教育原则。也就是说唤醒学生的潜在力,促使学生从内部产生一种自动的力量,而不是从外部施加压力。这不是发挥学生凭偶然机会和一时的经验所表现出来的特殊才能,而是使学生在探索中寻求自我的永无止境的过程。苏格拉底式的教师一贯反对做学生的最大供求者;教师要把学生的注意力从教师身上转移到学生自身,而教师本人则退居暗示的地位。师生之间只存在善意的论战关系,而没有屈从依赖关系。教师有自知之明,并要求学生分清上帝和世人。


今天我们就来说说教育家苏格拉底。


新闻稿982_副本5_副本30_副本.jpg新闻稿982_副本5_副本30_副本.jpg

苏格拉底画像


苏格拉底是历史上最伟大的老师之一,我们今天说的“education (教育)”这个词出自拉丁语,它来自两个词根,educare(训练)和educere(引导走出),苏格拉底理解的教育,就是这两个意思的综合。


苏格拉底的教育思想,包括反讽(刺激学生感到离真理甚远)、催产术(通过问答逐渐使真理显明),以及探索发掘真理,而非传递真理。


探索发掘真理


每一种社会改善的先决条件要求每个人都要受教育,以便能自我教育。教师要唤醒人的潜在的本质,逐渐自我认识知识,探索道德。一个正直的人,他同时就会是一个正直的公民。


苏格拉底从不给学生现成的答案,而让学生自己通过探索去作结论。他让那些自以为是的人意识到自己的无知,并让他发现真知,因此人们从内心深处得到那些自以为还不知道实际上都早已具有的知识。因此可以说:知识必须自我认识,自我认识只能被唤醒,而不像转让货物。一个人一旦有了自我认识,就会重新记忆起仿佛很久以前曾经知道的东西。


苏格拉底这种鼓励学生去提问,探索“自己是谁”的过程是有效的学习方法之一。神经科学家、中学教师朱迪·威利斯认为,提问就像给孩子的大脑注射“兴奋剂”


前苏联著名教育家苏霍姆林斯说过:“如果教师不想方设法使学生产生情绪高昂和智力振奋的内心状态,那么,这种知识只能使人产生冷漠的态度,而没有情感的脑力劳动就会带来疲劳,没有欣欣鼓舞的心情,学习就会成为沉重的负担。


苏格拉底主张教育不是知者随便带动无知者, 而是使师生共同寻求真理。这样师生可以互相帮助,互相促进。师生在似是而非的自我理解中去寻找难题,在错综复杂的困惑中被迫去自我思考,教师指出寻求答案的方法,提出一连串的问题,而且不回避答疑。当基本知识清楚于胸之后,真理就清晰显现出来,而成为维系群众精神信仰和安身立命的纽带和本源。


因此,课堂教学是一个“交际场”,学生对教师所授的知识内容有不同看法是客观存在的,也是正常的。不让学生说出来,我们的教育就缺乏针对性,缺乏强烈的共鸣,难以收到实效。水尝无华,相荡乃成涟漪,石本无火,相击而生灵光。在课堂教学中,老师一定要允许学生发表不同看法,允许学生或师生之间辩论。


反讽


面对着纷繁复杂的多义现象,理性阐释的单维性已显得苍白无力,反讽却能够通过去伪存真,找到真理之所在,但它不用直说的方式,而是通过感悟唤醒来达到


在反讽的多样性中,迷惑和真理相互交错,具有多种意义,使人陷入不断的误解之中, 而只让真正能够了解的人认识真理。 这完全不同于虚无主义式的反讽:油嘴滑舌和毫无意义。


苏格拉底的反讽可以从魔术的视角来解释,首先,魔术是一种被预知的“骗术”,苏格拉底反讽的起点开始于披露一切蒙昧。其次,越是神奇的魔术则越让人相信这背后有一定方式、形状或形式上的科学现象,只是魔术师没有对这种现象做出解释,但越没有解释,越让观众认识自己在看的只是魔术而已。苏格拉底所采取的反讽的基本立场(态度),也是让人对自己的无知(而自以为知之甚多)有所认识。最后,当魔术师公布魔术背后的科学真相后,观众的好奇和困惑就被科学真相所取代,柏拉图的反讽的最后阶段也是通过反讽创造了两个模棱两可的极点后,使得存在的质(核心)显露出来。


现实生活中,很多魔术师往往不会揭露自己魔术背后的真相,因为这会毁了自己赚钱的工具,然而教师们则不同:占有知识并非教师赚钱的工具,教师们的价值在于向学生分享知识,并和学生一起去发现未知的知识,并创造知识


在教室里,教师的时间是有限的,教师采用提问甚至反讽的方式引起学生的吸引力,可以帮助学生迅速地和之前所学的东西建立联系,这样,老师就可以精准迅速地完成教学任务,也不需要回过头去一遍又一遍地重新教同样的东西。


催产术


一位美国当代教育家曾说,人类多少年来一直在寻求一种“无苦恼的教育”,因为实际上每个人或多或少都对学校有一段并不愉快的记忆。首先学习本质是上需要付出心血的,因此学习会让人有压力,其次,学校衡量成就的标准常常是考试分数,人们会认为成绩越高,学习效果就越好。这就更加重了学习压力,但这是教育系统内的压力,因为没有一场考试(甚至高考)的分数能够准确地定义考生在进入社会后的成就。 


教育如果仅仅靠比成绩和分数,那么这真的是“形式比人强”,有人说,“那种脱离了教师与学生实际的探索、问答、弥漫于课堂间师生间的对话,其实并不是在探索真理,大半是在磨蹭,因为你不是苏格拉底,学生暂时也顾不上探索真理,他需要的是成绩。结果呢?课堂上只存在斯巴达克式的训导与强制。


事实上,老师可以这样问一问自己 :通过考试真的是我们对孩子们的全部要求吗?我们真的应该一味地坚持这样一个迫使学生,被分为三六九等的体系吗?过度关注应试课程可能产生哪些不可预见的后果?


成年人会通过考试成绩实现职业抱负,但对于那些需要应试技能以外的、更多支持的学生来说,考试成绩并不能说明一切。


教育即有机生成,人的生成靠日积月累。教师们先看到课堂的有限性和局限性,才会看到课堂是师生间活生生的人的相互关系的舞台之一,才会反思如何以学生为本,利用包括苏格拉底这样伟大的教育家的经验、方法在内的一切适合的模式,关注学生课堂的需要,真正落实学生的主体地位,并展现课堂活力。


推荐阅读:

蔡元培,一位真正“学贯中西”的学界泰斗!中外教育家故事系列一


名校不是终点,它是对你多年付出的回报,以及新征程的起点。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教育学院一年制教育学硕士学位项目

国际教育和全球领导力

(International Teaching and Global leadership)

2021年秋季招生如火如荼进行中!


新闻稿982_副本5_副本16.jpg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校园一角


如果你对教育专业感兴趣,欢迎申请该项目!想要了解更多项目信息、获得完整的电子版项目介绍册和申请表,可以添加我们的微信号:ACEE-Global,联系客服小姐姐索取资料及项目咨询!


推荐阅读:

留美教育学硕士生毕业后都做什么工作?12位教育学硕士毕业生的职业经历!


更多关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教育学院ITGL项目资讯,可点击项目网址了解:https://education.jhu.edu/academics/msed-itgl/#description(点击了解后,记得返回哦)。即刻申请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教育学院ITGL项目,点击此处(仅限PC阅读者)。

 


ref

https://mp.weixin.qq.com/s/IMyUuYQnfFD1X9H_ykiPAA

https://mp.weixin.qq.com/s/IMyUuYQnfFD1X9H_ykiPAA

63.4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