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学博士方柏林:什么样的网课是高质量的?

2021-04-21 11:11:03 161
如何设计高质量的在线网课?如何设计高质量的在线网课?成为教师们不得不考虑和研究的课题。 在此,向教师们介绍教育学博士方柏林的《网课十讲》一书。下文摘编的是其中关于网课设计与授课评估方面的部分。

2020年1月开始的一场瘟疫,催生了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网络教学。如何设计高质量的在线网课?成为教师们不得不考虑和研究的课题。


在此,向教师们介绍教育学博士方柏林的《网课十讲》一书。


新闻稿982_副本5_副本39_副本.jpg


方柏林,笔名南桥,教育学博士,文学译者,专栏作家,现任美国高校课程设计总监,居住在德克萨斯州。先后为《中国日报》《中国教育报》《南方都市报》、WISE Ed Review等多家媒体撰写专栏。著有《过剩时代的学习》《帕慕克们怎样读书》等,译有《喧哗与骚动》《河湾》《布鲁克林有棵树》等。


这本书从10个方面,分享了关于网课的科学研究,其中不仅有理论方面的探讨,还有特别实用的框架型表格,让教师在设计网课时,能够直接对照,做有针对性的准备工作。


下文摘编的是其中关于网课设计与授课评估方面的部分。


什么样的网课能持久?


从线下到线上的网课多依靠设计,逼迫老师进入教学反思,将传统的授课内容打散了重组,寻找动态对应的方式,充分发挥网络的优势。


要想网课持久,而不是一阵风,它就应该具备如下特点:


(1)学习成果等同。


教是为了学,不管什么形态的学习,学生学习有效果才是王道。


网课需和线下课程实现同样的教学目标,这是网络教学最重要的质量检验标准。如果效果不佳,设计得再精美也无济于事。


要达成同样的结果,用网课平台,可以迅速看到一道题有百分之几的学生错,学生是否观看了某个视频,看了多久,还可以在教学时对学生加以提示。


全民网课之际,不少老师抱怨网课效率低,但也有老师表示:


“线上教学不同于常态的教学,从学习方式的不同,从保护学生视力出发,我对教学内容进行了选择和取舍,把朗读背诵放在了首选位置,把需要精细分析讲解、写作方法的学习留待后面课堂上去指导。没想到意外收到了学生的欢迎,他们更希望听到小伙伴们的声音。


此外,“还可以用连麦、用文字回复、抢答的方式来看学生是不是真的‘在线’,用趣味互动代替平时课堂上的‘监视’”


这位老师把网课上得很带劲。说不定恢复面对面教学后,反而会感觉失落,也可能会把网课的经验和做法,更多融入面对面教学中。


(2)内容单位颗粒化。


过去的一节课,无论是45分钟,还是两小时,如果放在显微镜下看的话,会包括很多环节:


包括目标的传达、内容的讲授、课堂练习、测验、讨论、作业反馈、激励信息、学生对老师的反馈(包括肢体语言),也有段子、闲聊、打岔等等。


如果搬到网上,老师就必须对内容作出取舍。通常情况下,上述课堂教学的内容会被分解为更小的教学单元。


这些教学单元,容易重新组合,重复使用。


(3)内容分布单元化。


上述教学单元,不可以丢在网络上让学生自取,而是需要合理排序。例如可以由易到难,以激发学生的学习信心。


通常情况下,老师可使用教学单元替代固定时间的课时。在一个单元里,老师可以放入学校学生学习的特定内容。这些教学单元可以要求学生按照特定顺序学习,也可以进行特定设置,让学生完成单元甲后,才可以进入单元乙。


(4)内容可复制。


一门设计得好的课程,可以复制到同一个老师授课的不同学期,也可以复制了给其他老师去上。


能否这样,得看内容的颗粒化和单元化做得怎样。


如果视频课程中插入过多和当时事件、环境有关的内容,时过境迁之后就没法再用,属不可复制内容,“用过即毁”,下次又得另起炉灶,从头再来。


若内容可复制,教学的重点会从内容传授,转入学生的自主学习和教师的辅助与答疑,这对双方都是解放。


内容的可复制性,不说明同样的课程可以几十年不变。网络课程需定期更新,去除已过时的内容、死链接、低效的课程策略,这是保持网课质量的必要做法。


(5)时间更灵活。


如果说网课缩小了学习内容,使之颗粒化的话,在学习时间上,网课则是把学习的时间单位拉长。


传统的课堂教学可能是45分钟内容,然后是学生完成家庭作业,次日收上来批改,这些时间基本上是固定的。


网课会给学生更多自由时间,比如在美国,大部分网络课程的作业是限定日期一周内提交,如星期一(这是为了给上班的学生周末时间完成作业)。


这样学生可以在一周之内,选取任何时间完成学习任务。


这灵活不是白来的——学生得有更强的自律和时间管理能力。


中小学生如果做不到,老师可以渐进的方式完成改变,比如一开始可以是有规律的固定时间上课,但是部分作业可以在一周内完成。


时间变更之后,学生不一定习惯。至少在一开始,老师需要利用所在的课程系统,及时给出提醒。


网课的质量标准

 

设计到具体课程的质量控制,通行的标准包括“网络学习共同体”(Online  Learning Consortium)组织的“网络学习共同体”的“计分卡”(Quality  Scorecard Suite),和“质量优先”(Quality  Matters)组织的网课质量评估表。


前者多强调宏观的流程质量控制,包括远程学习项目的管理和学生的支持,而后者强调具体课程的质量控制。


在网课的微观管理上,网络学习的标准在研究者和实践者之间,有极大的共识。


大家对课程所用的评估方法大同小异,在看过多家标准后,我自己给老师网课评估的评分表通常如下面的两个表格所示那样。


表1用于网络课程的设计,它假定网课之前,老师已经在平台上放置了大量的内容,包括课程的大纲、教学单元等。教学内容、活动,均已发布在线。


image.png

image.png


表2则是对授课过程的评价。这是设计(design)可以和授课(facilitation)分离的模式。


image.png

image.png


理论上说,一门设计完好的课程,换个老师去上,也一样可以奏效。


同一门课程,也可以在同一个学期由不同老师去上,或者在不同学期由同一个老师去上,而基本内容和活动大同小异,质量不会有过大出入。


此二表可供老师自测,当成清单使用,也可让他人来“同伴互评”,寻找设计或者授课者的盲点。


表格注解


有些内容,比如“特殊学生支持”,是针对美国相关残障平权保护的相关法律规定,高校所采取的“合规”手段。但是其思维是可取的。


中国对应的支持特殊学生,包括弱视或听力不好或有注意力集中障碍的学生,更重要的是家庭属弱势群体的学生。比如家里是不是都有互联网WiFi或者手机网络?有没有人手一台可以上网的硬件?


如果二孩家庭只有一台设备要怎么把上课时间串开、灵活安排?还有一些老人照看的留守儿童,如果不熟练操作要怎么帮他们一把?


还有,如果网课的技术要求过高,学生需要购买昂贵的设备、软件,也就适得其反,违背了互联网的精神,同样是不可取的。


网课下的自我管理和学习兴趣问题


新冠疫情让我们认识到,世界是个移动的靶子,社会中没有非黑即白的简单问题。以知识习得为目的的“打靶式”学习过于清晰和虚拟,无法应对现实的模糊和不确定性。


网课为反思教学内容,教育方式以及最终目标提供了一次绝佳的机会:现行的教育系统较少看重对学生自制力的培养,而如何有效地进行自我管理是网络时代每个人都要面临的问题。


此外,靠精美的课件与商业直播技巧吸引学生太流于表面,对学习兴趣的激发需要回应当下的现实,帮助学生形成持久而旺盛的好奇心,以及合格社会人理应具备的信息甄别能力。


从这点上看,线上教育虽然以虚拟的网络为基,但却是对现实极为热切的关照。


名校不是终点,它是对你多年付出的回报,以及新征程的起点。


如果您正在考虑申请约翰霍普金斯大学

点击以下图片,了解更多信息!


image.png


image.png


更多关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教育学院ITGL项目资讯,可点击项目网址了解:https://education.jhu.edu/academics/msed-itgl/#description(点击了解后,记得返回哦)。即刻申请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教育学院ITGL项目,点击此处(仅限PC阅读者)。



REF

https://www.sohu.com/a/378224694_660849

https://mp.weixin.qq.com/s/G38H5ZxyXzqG3Bdu56k_0w

63.4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