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HU校友访谈 | 从疫情中复苏,中国靠的不仅仅是疫苗

2021-04-28 08:46:32 130
本文来自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校友卫尉现任某疫苗企业 – 新疫苗产品经理,他分享了他对中国抗击新冠疫情的看法和他个人在美国的一些经历和感受。

与世界上的许多国家不同,新冠疫苗面世的时候,中国的生活已经恢复到了相对平稳、正常的水平。


与其他从美国返回国内的人一样,现任某疫苗企业 – 新疫苗产品经理的卫尉于去年五月落地上海时,也经历了14天的隔离期。 “当我离开酒店的时候,中国社会已然恢复了正常。那是去年夏天了。” 他说。


尽管如此,在他的专业领域中,大流行仍是吸引大家目光的焦点。有关疫苗的研发,市场需求和分发都时刻被关注着,因为它很可能影响疫苗行业的未来


在本文中,他讨论了中国在全球大流行下的现状,新冠疫苗对疫苗市场的重大意义,以及微信在监测大流行信息中起到的关键性作用。


大环境

Big Picture


从疾病控制的角度来看,中国表现得相当不错。在绝大多数的公共场合中,不管是大型的购物中心还是在各种形式的公共交通上,人们都必须佩戴口罩。除此之外,可以说身处中国的人们基本已经忽略了大流行对日常生活的影响。


在地铁中,我们还专门采访了一位市民 - 伍先生。伍先生表示,跟自己在海外生活的朋友相比,在上海,生活没有收到太多疫情的影响,但是依旧需要遵守社会防疫措施


学校早已再次开放,疫情只在小范围中发生(且通常为输入病例),关于疫情的问题一般都很快得以解决。


例如,今年三月下旬,在与缅甸接壤的云南省瑞丽市出现了一系列新的病例。瑞丽市很快便进入隔离状态了。


政府派出了医疗用品,医疗队和专门负责病毒溯源的团队,去往瑞丽。4月1日,该市30万人开始全线接受核酸检测与疫苗接种,目标是在5天内为瑞丽市所有人接种新冠疫苗。


在中国,人们对政策的接受度相对来说很高,这部分文化是根深蒂固的,人们也乐于遵守规则。在我看来,疫苗并不是中国的救世主 。因为远在大批量接种疫苗之前,中国人就已经知道只要遵循规则,情况就能变得更好。 


“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的心态在这里并不常见。


关于污名

About Stigma


新冠肺炎大流行初期,我仍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读书,住在美国马里兰州的巴尔的摩市。


新闻稿982_副本5_副本39_副本.jpg

(巴尔的摩市码头,图片来源于百度)


我记得当时特朗普总统称 COVID-19 为“中国病毒”,这让我印象很深。幸运的是,我个人没有遇到任何敌对情绪,且一直保持相对乐观的态度。 


社交平台

Media Platform


微信是中国最普及的信息来源,大多数人使用它来接收政府和其他来源的信息。当然,中国政府还设有中央电视频道,来播放国内外新闻事件。 除了微信之外,另一个非常流行的 App 就是支付宝(Alipay)。


在疫情期间,每个人都被分配到一个在微信或者支付宝平台上的代码,公共卫生系统就能通过这个代码追踪每个人的活动,包括居住地址、旅行路程及在某处停留了多长时间。


除此之外,根据不同地区的病例量和传播情况,政府将各地划分为了低风险地区,高风险地区,疫情区域等等。 


如果一个人去往了高风险区域,则会被追踪包括从哪里来,跟谁有过接触等信息。如果一个人正处于疫情正在爆发的地区,则很有可能被暂时性地隔离在那个区域。


疫苗的情况

Vaccine Situation


与世界许多地方不同,当疫苗问世的时候,中国已经基本恢复正常了。政府希望每个人都能接种疫苗,来增强大众免疫力,但并不是每个人都在急着接种疫苗。


正常的生活让人们无法直接感知疫情在全球范围内的严重性,许多人认为在中国,感染到新冠肺炎的风险相对较低。


目前,中国使用了 5 种不同的 COVID 疫苗,它们全部来自国内品牌。其中三种是灭活疫苗,一种是腺病毒载体疫苗,另一种是重组疫苗。复星集团旗下的一家公司正试图进口 1 亿剂 mRNA 疫苗,但尚未获得许可。


钟南山教授,也是新型肺炎联防联控科研攻关专家组的组长表示,目前中国的目标是在 6 月底实现 40% 的疫苗接种率。


卫尉注意到,目前每天有近 300 万人接受疫苗接种,而高峰量为 600 万人/ 一天。



目前,中国已接种的疫苗超过 2 亿剂。超过 80% 的医疗保健专业人员已经接种了疫苗。这其中,人群按以下3个优先级接种疫苗:


(1)关键人群,例如具有职业暴露风险和接触外来病例的风险的人群

(2)高危人群,例如慢性病患者和老年人

(3)其他普通大众

 

从我的工作角度去看(流感疫苗的市场研究),COVID 疫苗的分发和接种可能会对整个疫苗行业产生很大的影响。例如,去年的流感季节,人们便表现出了更强的接种意愿,非常努力地去获取流感疫苗,并且这种意愿呈现了增加的趋势。


众所周知,流感与新冠肺炎有着相似的症状。其中一个积极接种流感疫苗的动机就是人们不想感染流感,然后被视为潜在的新冠患者。此外,不同疫苗的管理和分发方式也存在重叠的情况。


从疫苗开发到批准再到分发和管理,COVID-19 疫苗的开发速度几乎加速了疫苗行业的各个方面。 非常明显的一个例子就是,如果不是因为大流行,mRNA疫苗将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发展,而这种种变化,也颠覆了疫苗行业。


上文转发自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微信公众号,文章来源:Global Health Now - Weiwei 翻译与编辑:Xinyi Liang


更多关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教育学院ITGL项目资讯,可点击项目网址了解:https://education.jhu.edu/academics/msed-itgl/#description(点击了解后,记得返回哦)。即刻申请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教育学院ITGL项目,点击此处(仅限PC阅读者)。


ref 

https://mp.weixin.qq.com/s/TZYzXZnQEXrzmGytcktEwA

63.4K